荔枝-假装回归w

荔枝 回归不回来啦QwQ
萌cp:福华 麦夏 福莫 莫欧 祁高 高祁 沙李 高李 all祁 冷何.
萌个人:罗辑 维德 Eurus.

【福华】Have met before(BBC)

*现在看来写得真…算了早搬完早开新坑x
Chapter5
伪装任务完成得很好,非常完美,除了我差点死在战场上这点。
该死的Mycroft!
不过意外地遇见了John。
依然是麦金色的头发,湛蓝的眼眸,从中投射出坚毅的、不带有一丝杂质般纯净的眼神。
我静静地看他为我包扎。
这是相遇四次以来,他第一次因为我而有情绪波动。
他为我焦急。
他关心我【He cares for me】。
这感觉是如此好,好到直到包扎完毕我都没有来得及跟他说一句话,也忘记了说谢谢(不过我似乎也从未对别人表达过感谢),也没能解释我一直盯着他看的如此失礼的行为。
坏印象恐怕不可避免了。
Sherlock懊恼地放下笔,他写的都是什么啊,实验笔记?还是一个情窦初开小子的暗恋史?!
烦烦烦烦烦烦烦!
犹豫再三,他还是决定不划掉了,还多添了一行:
不过既然我已经做了伪装,John应该不会认出我。
……
不认出你?你当我John是傻子么Sherlock!(Sherlock:没错儿)就你那种死盯着人的方式?
……好吧当时他还真没有百分百确认。
嘿这不能怪他,毕竟情况紧急不是么?
……
“John!先给他治疗一下吧,他看着快不行了!”一个士兵背着另一个看起来已然昏迷的士兵冲他极速奔来。
“哦好!”John把眼前士兵的伤口简单包扎了一下,便腾出空地来让新伤员躺下。
“Hey,are you okay?”John边把镊子简单消了下毒边对着双眼紧闭的伤员说到。一般这种贯穿伤的人,尤其是他这种伤在腹部的,如果一直昏迷不醒,或许就没有救的必要了。不是他太冷血,而是这几个月以来的经验使他变得程序化。
然而伤员似乎察觉到了他心理活动般,挣扎着睁开了双眼,他就这样与那双蓝绿色,如一月份湖面般冷而静的双眼对视了。似乎在哪里见过……
等了大概一个世纪那么漫长,John才想起了自己的任务,于是慌忙对他说,“你忍一下,麻醉剂实在是不够了。”见那人点了点头,眼眸中流露出坚定的神色后,John便莫名不敢再看对方的脸了,并多次警告自己要专心。
漫长的手术终于结束了,John做了个较为精细的包扎后便不得不回头面对那人,却见他仍然盯着自己看,仿佛已然透过自己眼睛直视内心一般。
“呃,那个,子弹已经取出来了,但是你不能继续留在前线了,必须转移到后方甚至国内的医院去。”
对方眼神一瞬变得有些亮,仿佛刚刚回过神一般,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My name's John,John•Watson.Err...if you want to know.”说完便暗暗后悔,这可是战场,又不是什么舞会!他做什么自我介绍啊!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他慌忙叫来刚刚那个士兵,嘱咐了他一些注意事项便转身开始进行下一步消毒了。
自己这都做了些什么事儿啊!肯定给对方留下了特别不好的印象吧,一个不务正业的军医什么的……
想到这儿,John不禁有些懊恼。
Oh ghost!他为什么要在意对方的看法!
想到这儿,John.大直男.Watson更加郁闷了。
一低头,John却看到了一个本子。
淡蓝色的封面上溅上了些许血滴,在空气的作用下已渐渐转为深红色。
只是个普通的本子罢了——John这般告诉自己——除了封面上有着自己的名字缩写。
一瞬间,John仿佛回到了仍在巴茨的时候。他想起了那个穿黑色风衣的男人。那人也有蓝绿色的双眸,只是头发与刚刚伤员的姜黄色不同,是纯净的黑色。
说起来,那两人长得还真是有些许相似之处啊,不不,不是长的,而是看人的方式,似乎是将自己整个人卷入他眼眸深不见底的黑暗处一般令人触目惊心,却同时又给人以极大的平静。这悖论般的特点却同时出现在他身上,却丝毫没有不舒服的感觉,仿佛他天生便该是矛盾的集合体一般。
不对,自己应该赶快把东西还给那个伤员才对啊!
“嘿!你有东西落下了!”
正巧背着伤员的那个士兵气喘吁吁地返回了,停下后边喘匀气边抱怨道:“这小子,非得说落下了东西,还很重要,硬让我再回来一趟,一个伤员还这么难伺候,真是!”
John没有理会士兵的抱怨,直接把本子递给了伤员,“请问这本子上的JW——”“你打开看了么?”
对方突兀地打断了他的提问,John下意识地如实回答了“没有”,奇怪的是,他并不排斥这种有些粗鲁的打断,或许是因为过惯了军营生活,被长官们训斥惯了吧。
“那不是你名字。”对方似乎松了口气似的,顺带将他的问题解决了。像是怕John不信,那伤员眉头皱了皱,又补充到,“那是我恋人名字的缩写。”
“……咳咳,那还真是巧啊。”消除了疑虑的John自然不会再去追问对方恋人姓名,松了口气似的冲他挥了挥手,然而在他刚要走时,却突然又补充了一句:“嘿,你是不是在伦敦的一家名为巴茨的医院工作过?”
那名伤员皱了皱眉,又轻轻点了点头。
与巴茨那日相遇时的神态如出一辙。
John当时觉得他自己领悟到了一种上帝的力量。
显然在现在看来明显就是Sherlock这个混小子为了什么实验特地安排的好么?!
也不知道Mycroft怎么会让他宝贝疙瘩似的弟弟奔赴战场的,要不是自己给他治疗了,Sherlock很可能就一命呜呼了好么?!
不过仔细想想看,那士兵极有可能是Mycroft特地安排照顾Sherlock的吧?要不然怎么会因为一个本子特地折返了一次呢?
隐隐有些心疼Mycroft手下的特工。
这么想着,John却有意无意地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当时Sherlock可是说,JW是他的恋人的呢。
Tbc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