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假装回归w

荔枝 回归不回来啦QwQ
萌cp:福华 麦夏 福莫 莫欧 祁高 高祁 沙李 高李 all祁 冷何.
萌个人:罗辑 维德 Eurus.

【福华】Psychopath.(BBC)

  “Good morning,Sherlock.”眼前的人有着金色柔软的发和湛蓝如海的眼眸。
  
  “哦John,一杯咖啡两块糖。”他听到自己条件反射般说到。
  
  “No no no,Sherlock,there's a deal,don't you remember?”他抬头,看见军医笑得微微眯起的双眸中一闪而过的狡黠。
  
  “Oh,for God's sake,你那是耍赖!”一向以指示自家军医著称的侦探狠狠地翻了一个白眼,却破天荒地站起来准备咖啡。
  
  提起那次意外,侦探就恨得直跺脚:都怪自己那次大意了,居然被室友蒙骗了过去!
  
  那是一次普通的探案,当时他们正在追逐嫌疑犯,然而没想到他的同伙居然从角落里狠狠射出一枪,子弹冲着侦探就去了。当时军医想也没想立刻扑倒侦探,等侦探揉着头起身,却发现自家军医背后已是血红一篇。
  
  “John……John?John!”本以为早已不在乎生死的侦探却一下子慌了神,连心跳脉搏呼吸都忘了检测,也无视了旁边雷斯垂德探长悲切的眼神,只顾得抱着自家军医语无伦次,“John,John你没有事对不对,John你快醒过来John,John我保证以后再不指使你了,只要你醒来你答应我好不好John……”
  
  然后他看到自家军医睁开了眼,虚弱却狡黠地一笑,“Deal!”
  
  哦天,枉他还自诩为世上最聪明的人呢,居然被自家小Teddy Bear骗了过去。
  
  他翻了个白眼,施施然站了起来,再次无视了雷斯垂德他们惊愕的表情(哦他们就是爱大惊小怪的不是么)和Mycroft的短信【我很遗憾Sherly-MH】(哦他这是为自己被军医骗了幸灾乐祸呢!下次一定要当着Grey的面演绎他吃了多少甜食),转身朝着嫌疑犯追去,“跟上John!”
  
  然而自从那次意外之后,自家军医真就越来越指使不动了,现在连咖啡也不给他做了。
  
  真是的,世界唯一的咨询侦探把两杯勉强还称得上是咖啡的东西“咣”地砸在茶几上,“这就是我最好的水平了。”
  
  然后侦探看见自家军医近乎宠溺地微笑着摇摇头,“不,Sherlock,我不喝咖啡了。”
  
  侦探那双无机质的眼珠转了一一转,“Then...dinner?”
  
  “No,Sherlock.I'm not hungry.”军医一副可气又可笑的表情,摇了摇头,几不可查地叹了口气。
  
  “……”侦探难得愣住了。
  
  军医几番张嘴却欲言又止。
  
  “Sher...”
  
  “Oh,Mycroft!你不在家好好关心你的牙来这里干什么?!”
  
  “...听我说Sherly,你必须----”“I'm fine!”
  
  Mycroft挑了挑眉,难得地没去以曲线救国的方式挑唆(按Sherlock原话说)John。
  
  就在Mycroft拄着小黑伞将要离开时又扭头吼道,“Five days,you must recover from it!”然后转身轻叹,“算是……我求你了。”身影显得异常落寞。
  
  “...I will,brother mine.”
  
  …
  
  “...所以你都知道了,Sherlock?”
  
  “不知道,除了John早就死了而你只是我精神分裂出来的产物以外。”侦探仍是一幅满不在乎的态度,除了眼框有一点点红以外。
  
  “You should...”“I will ,John.I will.”
  
  …
  
  回到办公室,Mycroft不禁再次调出了那个监控视频。
  
  John中枪后,本就不甚清晰的摄像头更是溅上了点点血迹。
  
  然而一点也不妨碍看清John的伤势。
  
  横穿整个腹部。
  
  John几乎瞬间就断了气。
  
  然后是自家幼弟语无伦次的许诺。
  
  然后突然,Sherlock仿若事情没发生一般与John的遗体开始对话。
  
  Sherlock突然抽手,John的遗体狠狠落地。
  
  Sherlock无视了一旁Lestrade和Sally他们惊愕的目光,朝着嫌疑犯逃跑的方向追去。
  
  所有人都要么以为Sherlock太过于冷血,要么以为他太过于悲切所以才精神分裂。
  
  而他清楚,只有自己知道。
  
  Sherlock一直都很清醒。
  
  只是他不想走出来罢了。
  
  哪怕只是个幻象。
  
  Fin.

评论(1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