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假装回归w

荔枝 回归不回来啦QwQ
萌cp:福华 麦夏 福莫 莫欧 祁高 高祁 沙李 高李 all祁 冷何.
萌个人:罗辑 维德 Eurus.

Merry Xmas(BBC福华)

【British,London】
“圣诞树再往那里移一些,对,就是这里!”
“把彩带缠上去,那边再高一点!”
“红酒呢?”“哦还放在地窖里,我去拿!”
24日夜,同世界上无数人一样,John和Mary也在紧张地布置着,家中洋溢着圣诞欢快的气氛。
【Eastern Europe,Serbia】
“Gosh!”紧紧地缠上最后一圈,他咬断了最后一截已经污浊不堪的白色绷带,狠狠地吐出一口血来。
最后还是得感谢他的高智商,成功地把那帮特务甩开了,尽管自己左臂中了一枪。
狭隘的小巷内充斥着黑暗和混乱,可是巷外,却洋溢着欢快的气氛。
走出小巷,正巧听到了一阵圣诞歌的旋律,看到了商店内夸张却不失温馨的礼品琳琅满目。
雪花轻巧地落在他的藏青色围巾上,显得格外耀眼。
原来快圣诞节了啊,他笑了。自己没日没夜地亡命,原来已经这么久了。
不知远在伦敦的他们,此刻有没有从自己死亡的阴霾中走出来,打起精神准备过圣诞节了呢?
【British,London】
“哦Mary,那可是我珍藏了许久的佳酿!”看着Mary俏皮的模样,John故作不舍地打趣道。
“怎么啦,女朋友一泡到手,就不舍得'投资'啦?”Mary反问,“不瞒你说,我还拿了一瓶呢,诺!”
说着,Mary放下手中的酒瓶,转身从地窖里又拿出了一瓶,邀功似的捧着。
“那瓶…!”John收缩了眼孔,“那瓶真的不行!”
那瓶酒,是从Baskervilles回来后,Sherlock给他的道歉礼。
他仍记得Sherlock当时是怎样别扭地扭过头去,把红酒硬生生塞给了他,一向只肯吐出犀利言语的嘴,却头一次说出了“对不起”。
那是Sherlock送他的,唯一的东西。
也是自己能留下的,唯一的纪念。
“是Sherlock的?”John抬头,看到Mary温柔地望着自己。
“啊,是他送给我的,你知道的,他这个人送别人东西有多么不易,所以我想…”
可是…John又犹豫了。留着又有何用?
一瓶酒,终归是要喝掉的。
就像逝者已逝,无论他再怎么沉浸在悲痛中…终归还是要忘掉那些的吧?
“那好吧,”Mary一向都很善解人意。“反正还有一瓶酒呢,不是么?”
“不了Mary,”John笑了笑,“我想,我最好还是把它喝掉吧。”
【Eastern Europe,Serbia.】
走进冰冷得没有一丝生活气息的租房里,他拿出了简陋的医药箱。
刚刚还是大意了,导致胸口白白地挨了一刀。
将蘸有碘酒的棉棒熟稔地抹向伤口,除了紧皱眉头外,再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了。
毕竟…任谁这样度过几个月,也就早已习惯了于痛苦做伴了不是么?更何况是他,早年曾长期与孤独做伴的他。
It's cold,freezing cold.
(这很冷,冷彻心扉。)
But he has been used to.
(但他,早已习惯。)
包扎完毕,望着窗外的大雪纷纷,望着行人印在路上的归家的急促脚印,他叹了口气。
然后,端起了已经许久未碰过的云杉提琴。
悠扬的琴声在破败的公寓里响起,欢快中有孤寂压抑。
【British,London.】
轻轻抿了口红酒,John已经微醺了。
望着窗外纷纷扬扬的雪,他的神情又飘回了几年前,Sherlock他…还在的日子。
那时的他,应是在高傲地炫着技,拉着欢快的《天佑女王》吧?
那时的自己,应是仍然沉浸在圣诞的喜悦中,丝毫没有察觉Moriarty的威胁已经逼近了吧?
那时…
若能再回到那时候,该多好啊。
【Eastern Europe,Serbia.】
一曲终了,放下提琴,他轻叹出声。
“John…”
【British,London.】
看着醉了的Mary,John轻轻抚摸着那个已经空了的酒瓶,呢喃出声。
“Sherlock…”
[“Merry Christmas.”]
Fin.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