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假装回归w

荔枝 回归不回来啦QwQ
萌cp:福华 麦夏 福莫 莫欧 祁高 高祁 沙李 高李 all祁 冷何.
萌个人:罗辑 维德 Eurus.

【斗奇小甜饼】One Day(情人节快乐w

6:00 Cloak起床。
“Morning~My dear Doctor.”
细碎阳光撒在博士脸上,显得仍在睡梦中的那人像极了脆弱的婴儿。
可爱。
Cloak这么想着,用自己的衣角蹭了蹭博士的脸颊,再用衣领轻轻地给了Doctor一个早安吻。
6:30 Cloak在做饭。
“Ouch!”慌忙收回来差点被炉灶点燃的衣角,Cloak松了口气,擦了擦自己脸上——好吧,是衣领——的虚汗(话说一个斗篷真的会出汗么???)
看着煎得有些过了的鸡蛋,Cloak有些灰心。
他可是一个完美的斗篷,怎么能够连个鸡蛋都煎不好呢?
有些丧气地端着煎蛋和咖啡来到餐厅,正好赶上Strange放下早报微笑等待着他。
6:40 进餐。
"Very delicious,Cloak.”
博士一如既往地夸赞了他,可是他却指着装煎蛋的盘子,轻轻摇了摇头。
“哦你是说煎蛋?”博士挑了挑眉,“没关系,对于我这种单身几十年【划掉】不会做饭的人来说它已经非常完美了。”
说完,Strange轻轻吻了吻Cloak的衣领。
…我家Strange真可爱!
↑这是在Cloak脑海中徘徊了一上午的想法x
10:00 维护完一场世界和平回家。
“Ouch!”
“…”
听到博士因为疼痛难忍而溢出的呻吟(?),斗篷他…
放轻了自己擦消毒酒精的手(划掉)衣角。
“你这次也太鲁莽了吧!”
想着斗篷为自己奋不顾身地挡攻击时的场景,Strange有些心疼道。
虽说法器应该保护主人没错,可…不知为何,斗篷这样做他就是心疼。
出他意料的是,斗篷却宠溺地揉了揉他的头,似乎是让他消气的意思。
“…Alright.”被顺毛顺开心什么的博士才不会承认呢。
“但是——”Strange突然降低了声调,整个人都变得严肃了起来,“你要保证,下次不会这样了。我不希望你受伤。”
“…”斗篷沉默,似是默许的样子让Strange稍稍松了口气。
怎么会呢,斗篷想着,纵使再有一万次,我也会挡在你前方啊。
这又不是我能控制得了的事儿,毕竟它已经成了本能啊。
12:00 午饭时间
“Cloak?”博士冲着卧室叫了一声,“我做好饭了!快来尝尝我的处女作。”
“比起你的处女作,我更想吃你呢,my little Virgin*(划掉).”
“…乱、乱说什么?/////”
于是在又一次调戏了博士之后,变成了人形的斗篷心满意足地坐到了椅子上,然后看向博士的处女作——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博士会满足于自己那一般的厨艺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黑暗料理啊!
“怎么了?”Strange顿了顿,“难道…失败了么?”
“不不不!”Cloak用叉子叉起一块黑乎乎的东西,放进了嘴里,“这…这块蛋糕真好吃!巧克力很足!”
“…这是鸡蛋羹…是一种东方食物…”
“woc…Darling我错了你别伤心啊!其实我尝出来鸡蛋味儿了真的!”
“…你奏凯!”
于是整个下午斗篷都一边捂着因食物中毒(?)而疼痛不已的肚子,一边哄博士的(x)。
真是一顿美好的午饭呢。
13:50 午睡时间
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轻轻撒在博士脸上。
并不需要多少睡眠的Cloak,却每每会选择躺在床上,看着博士慢慢入睡。
睡梦中的Strange更像一只蜷缩起来的小猫(如果忽略他一米八几的身高的话),双手微微握拳放在枕边。
午后的阳光略有些刺眼,于是斗篷自己拎起自己的一角,为,那人遮住了光。
突如其来的阴影或许是饶到了到了睡梦,Strange睫毛忽颤。
“Cloak…Don't leave…”
Strange忽然眉头紧锁露出一副脆弱的模样。
“Please…Don't leave me alone…”
原来是做噩梦吗。
斗篷轻轻为博士擦去冒出的汗,又在那人轻颤的眼皮上印下一个吻。
“I'm here,my dear.”
15:00 继续与黑恶势力顽强抵抗x
正当黑恶势力同博士打得难舍难分,自以为已经起码牵制住了Dr.Strange时。
只见Strange邪魅一笑(划掉)突然抬头冲着天空大喊:“Cloak!”
然后?
然后那位可怜的黑恶势力先生就眼前一黑,接着就是一顿蒙头乱砸。
战斗结束后,博士边怜惜地抚摸着斗篷上又新添的几个小磨损,边叹了口气。
“接下来还要继续辛苦你了,Cloak.”
而Cloak则不舍地从博士怀里飞出来,转而又帅气地披在了博士身上,准备投入下一场战斗了。
什么?你问那位黑恶势力先生?
“你们打我就算了!还在我面前秀恩爱?!?!”
17:00 日常约会(?)
路过一家影院时,Stephen感到脖子一勒:他的斗篷正把他向海报那儿拉。
“想看电影?”博士挑了挑眉,斗篷随即上下摇了摇衣领表示同意。
难得自家斗篷如此有兴致,博士便买了两张电影票…
——什么?你说他俩其实可以买一张?不不不,斗篷当然要变成人形看电影啦,要不然怎么在电影过程中跟博士牵牵小手耍耍流氓呢嘿嘿嘿嘿嘿(bu)。
于是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变完人形后,斗篷大大方方地牵着…呃…稍稍有那么一点娇羞的博士走了出来。
明明自己一米八八已经够高了,怎么在斗篷面前自己反倒显得小鸟依人了呢?博士叹了口气。(博士啊,你有没有听说过气场高度这一回事儿x)
“情侣票。”“两位…?”“怎么,不像?”
受到了日常反问,Cloak一如既往地反问,语气不能更自然了。谁说两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不能谈恋爱了,嗯?
“没没没…”意识到自己失态的售票员连忙递了票,“抱歉。”
某腐女售票员表示自己只是第一次看到活的cp内心非常激动。
得到了票的Cloak心情大好,边揉了揉Strange的头发(“哦说真的你的头发怎么那么扎手?你都是用头发扎敌人的么?”“Piss off.”),边故意较为大声地说了一句:
“走吧,Darling.”
…在他们身后的某腐女售票员表示,她的血槽受到了会心一击-9999。
而一直颇为被动的博士表示…他就知道Cloak肯定得搞出什么大事情来,心累。
Cloak:“嗯?有么?我怎么觉得我表现得还挺有男友力的?”
Stephen:“…shut up Cloak.”
17:50 继续恩爱x
“Oh ghost!What's that?!”
别看博士有着一米八的大个儿,也别看他信科学信得坚定如磐石,悄咪咪地告诉你们他可是非——常怕鬼的!
尤其是在斗篷面前。
这…大概也是斗篷带他来看这部电影的目的之一…?
于是斗篷在给男友顺毛后,手自然地搭上了Stephen的肩,然后一路向下最后停在了博士手感颇好的腰上。
“别怕,只是诈尸而已。”
“诈尸?!”故意压低了声音后,博士这种惊魂未定的声音听上去颇为性感,更何况他本身就是一个低音炮。“我以为这是一部侦探片…?”
“Yep.”
“那诈尸…?”
“继续看,后面肯定有解释的;以及——”
“Hmm?”听到Cloak停顿,Stephen疑惑着扭过头去。
“唔…!”
“别怕,我在这儿。”
18:50 斗篷日常作死x
“所以最后那个结尾什么意思啊?”
每次看电影后,Stephen都会感觉脑袋晕晕的,以至于没有去管搂在他腰上的某斗篷的手。
“啊那个啊,”斗篷捏了捏博士的腰,嗯手感真好,“是说咱们看的东西,其实一直都是主人公磕药磕high了的想象。”
“…谁会那么无聊,磕high了想的还是几个世纪前的疑案?”而且还是那么吓人的疑案…博士才不会承认他被吓到了呢。这不能怪他!谁让那个新娘化那么诡异的妆的!
“话说Stephe,你有没有觉得…”
“怎么了?”
“里面的那个侦探…脸长得有点像你啊?”
“…Cloak!”
…据说回到家后Cloak维持着人形在搓衣板上跪了好久???
谁知道呢。
19:30 日常晚饭
“都怪你Cloak,临时起兴看什么电影,”Stephen一边摸着自己快要饿扁的肚子一边撒娇(划掉)抱怨道,“什么时候开饭?”
“Coming sweetie.”
“Okay.”Stephen难得没有反驳,大概是的确饿坏了吧。
晚饭端了上来,不用多说,自然又是很丰盛。
一边享受着Cloak近乎完美的手艺,Stephen一边神游着:每天被自家斗篷好吃好喝伺候着,服务还是世界级别的周到,自己这种生活状态不就是传说中的…被包养么?!
“噗——咳咳…”被自己脑洞呛到了,Stephen没忍住喷了斗篷一…呃…一领子。
“Well?”Cloak一脸幽怨。
“Well...”博士一时语塞,“这——这么丰盛的晚餐不一起来吃么?”
“…饭我就不吃了,我不用吃饭,”被自家Stephen的奇怪脑回路逗笑了,Cloak变幻成人形,勾住博士的下巴说到。
“我吃你就行了。”
20:30 读书
别看Strange现在干的都是烧杀掠夺(划掉)用魔法除暴安良的事儿,他之前好歹还真的是一名博士来着呢!
所以作为一个有学识的人,茶余饭后的修身养性(?)是必不可少的。
更何况这是他自幼养成的习惯,怕是改不太了了。
笑着叹了口气,Strange拿出了藏书中的一本,坐在真皮座椅上,右手轻挑起夹有书签的一页,接着上次停顿之处读了起来。
只是…
读了没过一刻钟,Strange便感觉脖子有些痒痒的。回头一看,果不其然,又是自家的斗篷变幻成了人形,正乖巧把头枕在他的肩上,带有水汽的呼吸均匀地撒在他的脖子右侧,引得他快要憋不住笑了。
“What's the matter,Cloak?”博士无奈地问道。
自从他披上斗篷并与之并肩作战后,便极少能享有独自的闲暇时光了。
“没什么,只是好奇你在看什么而已。”Cloak彭地变回了原型,轻巧地浮在博士身旁,装作注意力放在了书中内容上的样子。
“…Fine.”博士轻叹,又顺着刚刚被打断的地方看了下去。
这是一本传记,是关于一个十分传奇的人物的。
Alan Turning,计算机之父,一位有着异禀天赋与不同于常人取向的天才。
也正因这几点,他也有着远胜于常人的孤独。
孤独啊…Strange默念道。像冰山一样,不仅自己冷,也冷了周围的海域。
不知自己当至尊法师这么多年的感受,及不及Turing的十之一二?
估计还是有的。每日穿梭在一个又一个时空里,在时间的分支中孤身解决了无数个难题,最终世人记住的只会是被保留下来的版本,而又有谁曾知道那些,被他刻意抹去的死亡呢?
不知是否是感同身受的缘故,博士隐约觉得有些凉意。
然后突然地,凉意被浓浓的暖意取代了。
“I'm here,Stephen.”
是斗篷披了上来。
啊是啊,博士笑了。不还有自家Cloak么?
他怎么就忘了,在自己不停地重复着死亡的时候,有个一厢情愿的家伙,一直陪伴在自己身旁啊。
那时候Cloak也是这样披在自己肩上,轻轻包裹着他。博士瞬间便觉得,被虚无空间里Dormummo所带来的恐惧与寒意已不再那么重了,取而代之的,则是背后传来的融融暖意。
It's us against them all.
合上传记,博士轻轻拍了拍斗篷。
“Thank you,Cloak.”
“For what?”
“For all the things you've done.”
22:30 沐浴
在又一次把Cloak关在门外后,Stephen庆幸地笑了。毕竟保卫节操之战能坚持一天是一天嘛。
其实之前,他也是跟斗篷一起洗的,毕竟毕竟,洗澡的过程中顺便洗洗衣服也算是人之常情吧?可是自从某天,他把斗篷泡进盆子里(是的,他当然不会用洗衣机洗了,毕竟考虑到Cloak在里面会很难受),转身去拿肥皂,再转身回来就看到了一副艳丽的画面——一个出落得比他还要高的男人正挤在对他来说过于狭窄的盆里,水滴顺着他的头发低下,带着自己的目光不由自主地也随着水滴向下看去…
“好看么?Stephen?”
“好…好看。”被蛊惑般地说完这句话,博士还在呆呆地想着,这人身材真棒,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个鬼啊!
直到这时博士才反应过来(“不要质疑我的反射弧!当初我做手术的时候反射弧短到你看不见好么!”),什么叫自己喜欢的类型?!明明自己是个直男好么?!
——不不不对!真正的重点是,为什么自己浴室里会出现一个裸男啊?!
就在博士想要把他赶出去的时候,自己的鼻血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估计也就是那一晚上,博士才悲哀地发现,自己彻彻底底地被掰弯了。
“你觉得好看就行,这副身材我可是保持了千百年呢。”
诶诶诶等等?千百年?这么说这个人是…他家的Cloak?!
“Cloak…是你么?”
“是啊,我亲爱的Strange.”
博士彻底懵了。
当然,鉴于那天给博士的刺激太大,我们善解人衣啊呸,善解人意的Cloak自然没舍得一口气攻下三垒。
——毕竟日子还长着呢不是么?
然而不立刻攻三垒并不代表不展开攻势,自第二天起,博士总能感受到自家斗篷若有若无地挑拨,再加上自己战斗时不得不任他以亲昵拥抱的姿势呆在他身上,再再加上那天晚上活色生香的画面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总总总而言之,曾经回眸一笑就能把一片小姑娘迷倒(“你确定不是因为你提前给她们打了麻醉剂么Stephen?”“…你走吧Cloak我不爱你了。”“记住你这句话,今晚可不要后悔。”“啊不不不我错了你别…唔…”)的Stephen 直如花岗岩 Strange,彻彻底底地弯了。
不,或许在那天晚上,Strange的直男细胞就已经随着鼻血滚滚而去了。
在确定关系之后,他也曾有一两次习惯性地把衣服形的斗篷带了进去,最终均以斗篷一脸神清气爽地抱着饱受摧残的他出来告终。
在尝试过那么一两次后,他彻彻底底地长了记性,再也不敢洗什么甜蜜蜜的鸳鸯浴了。
于是就有了今天这一幕:Strange进了浴室后死死地锁住门,而Cloak一脸怨念地呆在门外面。
“Stephen…please…”“Nope.”
23:00 睡觉
洗完澡后,一身清爽的博士擦着水珠进了卧室。
“该你了,Cloak.”
自从他发现自家斗篷能变成人形后,就再也没有洗过斗篷了——拜托,能省一点事儿是一点好么!再说了谁知道Cloak会不会洗着洗着再变成人形啊。
铺好被子后,博士又拿起了一本床头读物,静静等着Cloak洗完。
虽说他不是每天都有精力和Cloak…咳咳,但是身为情侣他们也是每天睡一起的。
更何况他已经习惯了,每天入睡前那阵温暖。
在遇见Cloak之前,他真的很难做到一夜好眠。尤其是出了车祸之后,遇见古一法师之前,每晚每晚,他总能梦到自己在手术台前照旧做着十分周密的手术,那些人还依旧给他打着下手,可是突然——他手开始颤抖了,他极力克制自己,克制正在拿刀的手,可是已经太晚了——最后的最后,鲜血从那个不知名的病人体内喷涌而出,大大小小的机器叫作一团然后…他猛地坐起来,大汗淋漓,胃里翻江倒海地痛。
然而Cloak却像是上天赠予他的热水袋一样,总是能够贴心地抱住他,给予他莫大的温暖,从此他总是一夜好梦或无梦。
能够遇见Cloak,真是他莫大的荣幸。
而能够和他在一起,真的是再幸运不过了。
他爱他,不是因为他需要他,而是因为…好吧,只是因为Cloak就是Cloak。
这样说虽然有点抽象,可是再没能有更说得过去的道理了。
他就是爱着Cloak,仅此而已。
而且他知道Cloak亦是如此。
他们不说,可是他们默契无比。
他们爱着彼此,不是因为Strange是Cloak的主人或者是Cloak在战斗时能够帮助Strange.
而是因为他们本该相爱。
“怎么了Stephen?”斗篷一边穿着睡衣一边说到,“你看起来在想什么很严肃的话题。”
“没事。”Strange笑了。
Cloak上床,今天他想保持着人形睡觉,于是就这样抱住了Stephen。
Stephen伸手关上了灯,回身抱住了Cloak。
“G'Night.”“You too.”
黑夜包裹住了他俩,祝福他们一夜无梦。
直到永远。
Fin.

评论(4)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