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假装回归w

荔枝 回归不回来啦QwQ
萌cp:福华 麦夏 福莫 莫欧 祁高 高祁 沙李 高李 all祁 冷何.
萌个人:罗辑 维德 Eurus.

【斗奇】Dream.

  Cloak做了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中,斗篷终于遇到了自己最为钟意的主人,依稀记得那人有着利落的黑色短发,两鬓处是温和的白;那人的眼睛是靛蓝的,映着——呃虽然这么说可能会有点恶俗?但是真的,他的眼眸中映着星辰大海;那个人总是挂着微笑…
  
  还有…那人的名字很怪。
  
  【His name is strange.】
  
  他是在一次打斗中遇到的那个人。那些蠢到家的反派居然把限制住他的玻璃罩给打破了,于是他便毫不犹豫地冲了出去,帮助他的主人把他们打了个落花流水。
  
  还有什么来着…哦。古一的那个叛逆了的徒弟,叫卡什么来着,Casio?Kaecilius?就是有着黑眼圈的那个,妄图破坏圣殿。
  
  于是他和他的主人便踏上了拯救世界的道路。
  
  听起来有点俗套不是么?
  
  可是过程真可谓是跌宕起伏一波三折大起大落…打住,修饰真的不是自己的强项,还是继续回忆吧。
  
  其中最为惊世骇俗(或者他该换个别的词?)的便是…古一法师死了。
  
  那个守护了这个世界这么久的人…
  
  God,虽然是梦,可是这个梦也太…真实了吧?
  
  虽然他知道,古一现在八成还在她的老窝里潜修呢,可是这种心痛…可真不像一个梦。
  
  算啦,Cloak耸了耸衣领(毕竟他没有肩膀不是么),一个梦而已,这么多愁善感可真不像活了几…几百(还是几千?)年的法器。
  
  他还梦见了什么来着…让他想想…哦对了。
  
  他还梦见,自家主人跟Dormammu决斗来着。
  
  忘了说了,自家那个主人好像有着时间回溯的能力?Hmm…他似乎是把阿孔多之眼偷来了。
  
  于是那人便利用回溯能力,好好地跟Dormammu“谈了条件”。
  
  期间那人死过无数次,如果有旁观者的话,或许都会觉得这不断重复的场景荒诞得有些可笑了?可是作为亲历者之一,他可是能深刻体会到那种绝望的,更何况…那人的疼痛,每一次都是真的。那种死亡的碾压,无论是从肉体上还是精神上,都是让人经历了一次后再也不想再来一遍的。可偏偏是他的主人,选择了无数遍。
  
  他仍记得主人的每一个字。
  
  “也许我不会赢,可是我输得起。”
  
  那一刻,斗篷真的觉得,自己的直觉真可靠。自己选的主人,绝对是最优秀的。
  
  然后他们赢了。是啊,除了那人,就连Dormammu都无法忍受无尽地循环。
  
  他们成功地守卫了地球,而且要一直守护下去。
  
  他和他的主人。
  
  这是他们的任务,而他们,也的确一直在做。主人战斗,斗篷保护着主人,同他一齐并肩作战。
  
  直到有一天,他被撕开了。他在保护主人的时候,被一个过于强大的敌人,生生地撕开了。
  
  一想到这儿,斗篷就有些诧异,裹着难受一起涌上心头。
  
  没想到有一天,经历了无数届主人生死的他,真的会有为那人牺牲的时候?可是这梦太过真实了,真实得让斗篷觉得,那就是他在那种时刻会做出来的事儿。
  
  他能记住的最后一幕,是…那人绝望的眼神。
  
  一向坚定如那人,眼中一向温柔如那人,却头一次地,露出了脆弱神色。
  
  “Cloak!”那人大喊。
  
  然后…梦,就醒了。
  
  他仍是那个没有主人的法器,仍旧被关在玻璃展柜里,古一仍会时不时地来看看他。
  
  不知道我的下一任主人什么时候会来呢,他想。
  
  他的名字…会不会很怪呢?
  
  【Will his name...be Strange?】
  
  Fin.

评论(14)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