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假装回归w

荔枝 回归不回来啦QwQ
萌cp:福华 麦夏 福莫 莫欧 祁高 高祁 沙李 高李 all祁 冷何.
萌个人:罗辑 维德 Eurus.

【莫欧友情向】站在疯子的边缘(BBC)

他叫她“Hey little Eurus.”
她称他“Mr Jim Moriarty”.
[1]
从看见他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他们是一路人。
站在疯子与天才分界线上的人。
“Mr Jim Moriarty?”
她看见那个有着焦糖色瞳仁的男人莫名笑了。
五分钟。
为了这五分钟,她已经提前构思了一个月了。
当两个疯狂的灵魂炙热地碰撞时,如同两颗行星一般,会产生巨大的效应。
而旁人,会无可避免地被卷入期中,碾碎在里面。
[2]
他们时不时会见面。
当然,再也没能摆脱监控,毕竟Mycroft这个人笨是笨了点,但还算是比较机警的——虽然他可能永远也猜不到自己将为那唯一不机警的五分钟而后悔终生。
不过没关系。他们又不是真的只有犯罪可以聊,不是么?
于是这站在疯子临界线的两人聊得天南海北,从古希腊伯里克利改革聊到当前首相,从王尔德的《自深深处》侃到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显然这些“无害”的书目他们还是允许她看的,不是么?),从宇宙奇点一直延展到有无神论上。
这是一种何等的快感。
头一次有人的思维跟上了她。
有趣,不是么?
[3]
有一次他们谈到了Sherlock。
“Sherly是个强而热的发光体,”Mr Jim Moriarty如此说到,“他会吸引形形色色的人,不是么?”
包括你我。这是Moriarty的潜台词。
她想起了似是很久远的儿时,小Sherlock吃力而又认真地跟她学习小提琴时的场景,小小Sherly费劲地捧着不算轻的提琴使劲地拉着,居然真的拉出了几分韵律出来。
“啊,”她轻笑,“是啊。他很有趣呢。”
她拿起囚禁室里的云杉提琴轻奏一曲,陷入回忆中。
[4]
第二次Mr.Moriarty来时,告诉她Mycroft又提升了Sherlock的监视等级,只因为上次他俩的一番对话。
两人乐不可支,徒留监控器后的Mycroft神色凝重而滑稽。
[5]
“你不会忍心的,最后。”
Moriarty摇了摇头道。
她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不过监控后方的poor boy就不一定明白了。
Moriarty是说,“ The Final Problem”.
她想了想,觉得Sherlock并不像Mycroft那样滑稽而可憎。
“或许吧。”她笑了。
[6]
Mr Jim Moriarty死了。
之前欢快的琴声颤了一颤,微不可查。
继而更加欢愉了。
不是还有她呢么。
[7]
他全都猜对了。
Eurus笑着笑着,抱着膝盖无声呜咽了。
[8]
他猜对了。
她没能下得去手。
Sherlock也没能像许诺的那样带她回家。
她仍旧被关在囚禁室里,与一把提琴为伴。
[9]
偶尔Mycroft和Sherlock会来,还有她久未谋面的父母。
烫痛过的孩子仍然爱火。
Mr Jim Moriarty曾对自己开玩笑到。
当然,两人都清楚这并非仅仅是一个玩笑。
否则的话,她为何会又一次地贪恋家人的温暖,在被他们几十年的冷漠灼伤之后?
[10]
“很多人认为我和你是一类人,”Moriarty笑了,“其实不是。”
“我们都曾站在天才与疯子的临界线上。”
“你有小Sherly拉着。”
“可我没有。”
她醒来,玻璃墙外,Sherlock恰巧一曲终了。
Fin.

评论(28)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