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假装回归w

荔枝 回归不回来啦QwQ
萌cp:福华 麦夏 福莫 莫欧 祁高 高祁 沙李 高李 all祁 冷何.
萌个人:罗辑 维德 Eurus.

【BBC福华】Love in ABO world.[无肉:)]

“Ouch!”手一抖,Sherlock直接从窗口摔了下来,撞在了地上。
真是讨厌自己这种病怏怏、手脚不利索的样子啊,明明自己也是个Alpha,可为什么就不能像Myc那样有强大的气场以及利索的身手呢?智商、学识就算了,毕竟那家伙比自己大七年。可是身手…明明自己才更年轻也更灵活才对啊!
还有信息素,今天是他第一次发情,自己明明想要借着这个机会证明给全家人看自己有多么强,可是凭什么…凭什么他Sherlock的就是阴柔的玫瑰味儿?!凭什么?!难道有了Mycroft这样一个完美的Alpha,作为他的弟弟就一定要用来出丑、用来陪衬他的么?!
于是,在表达自己愤怒方式的选择上,十四岁的Sherlock并没有表现出比同龄人多高的智商来——他离家出走了,而且使用的是跳窗翻墙这种简单的方式。
可也正是这一次“壮举”,让Sherlock庆幸了一辈子——如果,没有那一天幼稚的行为,自己是不是再也不会遇到他了呢?
那天,Sherlock不顾后果地离家出走了,导致到了傍晚,一整天没有吃东西的他,饿得蹲在了墙角里。
玫瑰味坚持不懈地跟随着他,张扬地告诉每一个途径此地的人他这个格外弱小的Alpha的存在。
当然,不出意外地,吸引来了闲着没事儿的小混混。更是不出意外地,他们揍了他,毫无理由地。
但是没有英雄救美这一说。在ABO的世界里,连Omega中的弱者都活该被白白标记。更何况他这样一个——一个连自己都不能保全的Alpha?一个废物Alpha是这个世界最不需要的。
“嘿头儿,”他们中的一个向另一个谄媚道,“这小子虽然是个Alpha,但看他的样子也挺美的,要不咱兄弟几个…?”
吐出一口混着鲜血的吐沫,Sherlock淡淡地扫了他们一眼——学校中的可怜虫们,受到高一级的欺压,只能在其他的弱者身上找找优越感了。
——可惜,他们找错人了。
“——你老大的情人好看么,Alex?”

他就知道,Alpha们总会为了一只Omega起争执的。他总是知道一切事情,因为他是Holmes,他是该死的、Sherlock•弱爆了的•Holmes。
【Because he is Sherlock•fuckingly weak•Holmes.】
抛下那些仍然在起内讧的废物们,Sherlock扶着墙从小巷中走了出来。
“…Are you okay?”
Sherlock把目光从地上拾起来,正巧对上那双透彻的双眼。
一只Beta。
他也是把自己当做Omega的替代品了么?Sherlock虚弱地笑了。
可惜现在,这个Beta已经错过了英雄救美的桥段了啊。
“走开。”
是废物自己拯救了废物。

“So,your name's Sherlock Holmes?”
他无奈地点了点头。
笑吧。他知道的。他肯定会笑的。
无人不知Mycroft Holmes,而只要他一报出自己的全名,对方肯定会知道,他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政界精英Alpha的弟弟的。
自出生以来,无数人因为他徒有Holmes家姓,而全无Mycroft那种的风范而挖苦讽刺过他了。自打他被测试是Alpha以来,就注定了他要与他那优秀的哥哥时刻被比较着,无论何种方面。七年的距离本就不好追赶,更何况他天资缺缺(他说的是在体格上,当然)。
一个虚弱的Alpha,甚至连Beta都不如。
“It's a good name.”那个Beta笑了,却不是嘲笑。
“很勇敢啊,锁狮子的人*。”而是不带有任何他意的、单纯的笑。
没有嘲笑,更没有同情。
“那么,”头一次地,Sherlock勾起了一边的唇角,做了个像模像样的微笑,“你叫什么名字呢?”
“John,John H Watson,”说完,John又无奈地补充道,“很普通吧?”
“不,”Sherlock笑得更加真心实意了,“怎么会呢。”
在这个ABO的世界里,在我遇到的那么多人中,你是最特别的。

“Sherlock?”图书馆中,John小声招呼着Sherlock,“这边!”
不等他坐下,John便惊叹出声,“Wow Sherlock,我怎么感觉你又长高了?”
自从进入青少年时期以来,Sherlock作为Alpha的优势才充分体现出来。而最明显不过的,便是他那如雨后春笋一般疯长的身高了。
“没想到你这么喜欢夸张John,”Sherlock耸了耸肩,“我们上个月才刚见面啊。哦,也许是——”
“也许是什么?”John有些好奇。
“——也许是你变矮了。”
“…Sher——”
“图书馆内禁止大声喧哗,my dear John。”
一口气梗在喉中,涨得John脸红红的,生生愣了好几秒。
“咳咳对了John。”
“干嘛?”John没好气道。
“你愿意做我男朋友么?”
“…?!”John吃惊地扭过头来,却看见对方一副故意云淡风轻的样子,不禁心生了几分捉弄的想法。
“如果我说不愿意呢?”
“?!”这回,轮到了Sherlock吃惊了。作为Holmes家的Alpha,他在外塑造了一副完美的冷酷模样,可天知道,他是真的情商低啊。别说John做出这种令他猝不及防的回答了,就是刚刚那句故作随意的告白,业已用尽了他做Alpha十七年积攒起来的所有勇气和脸皮了。
难道自己真的误会John了?
…也是,虽然外界一直在传自己有多么厉害,是个多么优秀的Alpha,可是从小就与自己相识的John肯定知道,他是个连信息素都是玫瑰味儿的Alpha。
“那…我刚刚是开玩笑的,真的。”
“噗嗤…”感受到了图书馆内人对自己这里的不满,John憋着笑拉起Sherlock向门外走去。
“我刚刚也是开玩笑的。”John坦白。
“What?”Sherlock那一向引以为傲的大脑,此刻却彻底当机了。
“也就是说,”John捧起他的脸,轻轻吻在Sherlock嘴边,“我愿意。”

“Good morning John.”
“Good morning dear.”
“For god's sake,John.”Sherlock半宠溺半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你是从哪里修炼的这满嘴情话?”
“哦天,叫你一声亲爱的就算情话了?Darling你的情商可真是不如你吹嘘得那般厉——唔?!”
突如其来的吻堵住了John的声音,弄得他脸立刻涨红了起来。
一吻终了,Sherlock意犹未尽地舔舔John的唇,又附在他耳边压低声音道。
“昨晚你在床上可还说我很厉害呢,my little tasty John.”
“…Sherlock Holmes!”

于是就这样地,两个人——惊为天人的天才Alpha Sherlock Holmes,和耐心同样惊为天人的Beta John Watson,幸福地在一起了。

直到他们相识相知两年、相交相恋一年半后的某天。
直到距离他们约定的婚礼的前一天。
Sherlock Holmes与一名叫做Victory Trevor的Omega,结婚了。
婚礼当天,各大媒体争相报道这次Holmes家族与Travor家族的联姻——毕竟两大长时间来一直敌对的家族突然冰释前嫌并且过分亲密,这难道不是一个很足的噱头么?
盯着电视屏幕上繁彩的现场,John攥紧了手机。
就在半个小时前,有条匿名短信告诉他,让他打开电视机。
而在五分钟前,他颤抖着拨出了备注为“Sherly”的电话——却只等来了一串忙音。
然后是一条短信。
“Stay away from me.I'm fed up with you.-SH”
John关上了电视。

“John.”
再见面,是五个月后的大街上。
正正好好五个月。
听到每日每夜都在梦中出现的声音又一次呼唤自己,John习惯性回头,却再也不能笑对那人。
“…Long time no see,Mr.Holmes.”
“Listen John,I…”
“不好意思Holmes先生,”John歉意地冲他笑了笑,“我现在有急事要处理,所以…借过。”
再次微笑致歉,就像大街上偶遇旧友一样。
然后拄着拐杖,步伐不快,却坚定地离开。

“我今天遇到他了。他仍旧同原先一样优秀。不知他的另一半是谁。大概…会比我更配他。”
合上日记本,John笑了笑。
Sherlock…玫瑰味的Alpha。
是一个非常独特的人。
也是他唯一爱过的人。

右手持枪指向镜子中的自己,止不住地发抖,不再似往常般坚定。
John笑了。
果然自己…还是不能释怀。
哪怕是装作也不行呢。
枪口旋转了一个角度,朝内指向了自己的太阳穴。

“John!”
Sherlock起身。是梦啊。
“怎么了?”身旁Victory迷迷糊糊道。
“谁让你在我这里睡的?!”Sherlock脸色阴沉。
“呵,真是可笑,”Victory被激怒了,“我是你明媒正娶的Omega你却不让我与你同床,而我的Alpha却无时不刻地想念着一个Beta?!”
“…”Sherlock烦恼地揉了揉卷毛。
是啊,在这个ABO的世界里,所有人都会认为Victory所言无比正确的;也正因此,他那三观正得不能再正的哥哥,才会在他与John婚约的前几天给自己下了药,一手操纵这桩Holmes家与Trevor家的盛大婚姻。
而与自己相同,Victory也是这桩金玉其外的婚姻中的牺牲者。
所以他不恨Victory。
但是一点也不爱。

John去参了军。
这个伟大的国家最不稀缺的就是平淡无奇的Beta不是么?那么,让这些Beta去前线拼死,当然是最优化的选择。
当然,单纯如John,只是想一心为祖国贡献而已。
他也的确做到了。John把满腔热血同一颗鲜活的心脏,都掷在了阿富汗炙热的土地上。
再也没能回来。

一段时间以后——大概是几个月吧——牺牲的士兵名单偶然传到了Mycroft的手中,他偶然扫了一眼,又极为不小心地划掉了其中一个小卒的名字,使之免于见诸报端之扰。
Mycroft也说不准自己究竟为什么要做得这么狠——但是万一呢,万一他那百年不肯亲自读报的弟弟Sherlock突然心血来潮呢?又万一他随手一翻偏偏翻到了报纸关于军事的一版、偏偏扫到了John.H.Watson的名字呢?
谁也说不准,这小概率事件究竟会不会发生。但以防万一一直是Holmes家的良好美德。
再说了,Sherlock好不容易适应了Victory,可不能功亏一篑了。
呷了口茶,Mycroft穿上了西装外衣,拿起了小黑伞。
是时候该去看看弟弟和弟媳了。
Fin.
*注:很久以前在一篇文里看到的,sherlock古希腊语意思为锁狮子的人,感觉炒鸡萌啊啊啊qwq实在忍不住拿来用了qwq侵删qwq(顺带一说那篇文是麦夏xxx)。

评论(23)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