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假装回归w

荔枝 回归不回来啦QwQ
萌cp:福华 麦夏 福莫 莫欧 祁高 高祁 沙李 高李 all祁 冷何.
萌个人:罗辑 维德 Eurus.

【福华】Apathy(BBC)

*日常搬文.日常BE.
2.Apathy
如往常无数个日子一样,血腥的凶杀现场,被弄得血肉模糊的尸体和周围堪称惨绝人寰的血迹,外围印着明黄色“KEEP OUT”的隔离带仍然瞩目,内圈苏格兰场的警/察们仍旧像白痴一样毫无头绪地切切察察,而Sherlock,则依旧处于众多同心圆的最中心处,用自诩甩了苏格兰场好几条街的大脑快速处理着一切细节。
在他旁边的,自然会是他的John了。
只不过…
在感情与理智抗衡了太多次、太长时间后,自认为铁打不倒的Sherlock Holmes,终于在DI Lestrade颇为担忧和同情的目光中,颤抖着跪了下去。

“You machine!”在一番争执后,John终于红着脖子出了门,临走时还不忘狠狠地摔上门,整个221B都震了三震。
Sherlock耸了耸肩,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依旧拉起了他的小提琴。
本来他就是对的,这次杀/人/犯尤其棘手,在证据不确凿的前提下,他绝不能打草惊蛇。
“那你就可以——可以为了所谓的充足罪证,静待下一个受害人的尸体被抛至街头?!”John的声音又一次在Sherlock脑海响起。
“那又怎样?”Sherlock当时是这样回答他的,语气里满是不屑,仿佛那个比他大两岁的前军医是什么脑中满是理想主义的、不懂事的孩子似的,“我又不是个英雄,我破案也不是为了伦敦安全,只是为了让我的脑子不那么无聊而已。”
“You…”John开始大口喘气,像是在极力压制什么一样。
“You machine!”
最终,吼声夹杂着怒气席卷而来,好军医被气得摔门,而Sherlock则像无事人一样,继续挑拨着他的琴弦。

Apathy
Sherlock想着。
这是John对自己的惩罚吧。
大脑虽然仍在冷静地分析着一切:致命伤左浅右深,左撇子;伤口切割痕迹不粗糙,刀口锋利且是作案老手;胸腔在死后被剖开,器官消失,前胸被展开形成一个对称的近乎翅膀的形状,又是那同一个人,信奉恶魔教的Alex Morgan。
然而心中某根弦,却蹦地一声,彻底断裂。
看着受害人的眼睛,他甚至能看到在那片阴翳底下被深深隐藏起来的希望,能感受到在被抹杀的那一刻被害人内心深处的巨大疼痛与那微弱的一点希望,能知道在被害人临死前一秒,他的嘴应该是微张的,呼出的白气抽丝剥茧似的带走体内为数不多的热量,一如颈部和腹部流逝而出的鲜血夺走他的生命力。
而他的最后吐出的字语,应该是那个他信任至深,却始终未能出现的人的名字吧。
可即使这样,他仍然努力维持着眼睛焦点的定格,妄图期待某人,仿佛再坚持一秒他便会如神迹般出现在眼前,只需要再多一秒,再多一秒…
最终,白光还是先于他所信任的那人出现了,而他也终于放下了最后的执念,吊着不肯吐出的一口气,最终也变成了一句轻轻的谓叹,哀伤地吐露出他那信任至深的爱人的名字。
“Sherlock…”

Sherlock抬起头来,不知不觉间,泪水早已溢出眼眶划过他高高的颧骨苍白的脸庞,滴入浓稠的血液当中。
“John…”
It's my fault.
It's my apathy that leads to my pain.
It serves me right.

1月5日,长达一个月之久的恶魔教徒杀人案仍在继续,而这次的被害人名为Alex Morgan。奇怪的是,他也是恶魔教的一员。
1月6日,伦敦著名咨询侦探Sherlock Holmes被发现于家中割腕自杀身亡。
Fin.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