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假装回归w

荔枝 回归不回来啦QwQ
萌cp:福华 麦夏 福莫 莫欧 祁高 高祁 沙李 高李 all祁 冷何.
萌个人:罗辑 维德 Eurus.

【福华】Have met before番外(BBC)

  *番外麦哥视角,麦夏的麦但是福华的福…算是注一下雷吧_(:з」∠)_btw,现在看这篇文真的挺…崩的…再次预警吧…
  
  1. Mycroft望着跪在他面前的男人,沉默地审视着他身上的累累伤痕,仿佛在验收成品一般。
  
  最终还是他先打破了沉默。“所以,Victory Smith…这就是你最后抛弃Sherlock的原因?就因为腻了?”
  
  那个叫Victory的男人抬起头来不屑地瞥了他一眼,“咳咳…那又怎样!你特么又是谁!管你毛事儿!”
  
  “呵…”Mycroft把黑伞换到左手,用右手狠狠捏着对方的脸——“鄙人的名字…你还不配知道,”将手送来,又狠狠揪住男人头发强迫其把头抬起——
  
  “你只需知道的是,曾经你撞了大运…”狠狠将男人的头往地上砸去,然后松手,掏出手帕擦了擦右手…然后将手帕不屑地摔到男人脸上。
  
  “但Sherlock的爱,你从未配得上过。”
  
  然后转身离去,顺便吩咐手下人。“只消留一口气便好。”
  
  凄厉的惨叫,成了他步伐的伴奏。
  
  可是当走出了Victory的视线范围,他便再也崩不住那张完美的面具了。
  
  ——就在刚刚,他的弟弟,他那最宝贵的弟弟,他那从未让任何人指染过的Sherlock。——因为这个渣滓的缘故,割腕了。
  
  2. 该死的艳阳高照。
  
  今天——对于他来说——是最阴暗的一天,可居然是晴天。
  
  “Myc...”听到幼弟虚弱的声音,他赶忙回头。“Sherly!你别坐起来!”
  
  边说边扶着Sherlock又躺下了。
  
  “Where's he?”【他在哪儿?】一句简短的疑问句,再加上幼弟急切的神情。
  
  就足以让他的面具四分五裂了。
  
  “He's...dead.Sherlock listen to me,it's an accident and I——”“Shut up Mr.Holmes.”【“他…死了。Sherlock听我说,这是起意外,我——”“闭嘴吧福尔摩斯先生。”】
  
  一句简简单单的称谓,却像利刃一般,直刺他胸膛。
  
  “…你刚刚…叫我什么?”
  
  听错了…一定是自己听错了!Sherly从来都只是叫自己Myc或者brother的所以自己一定是——
  
  “我跟你很熟么,Mr.Holmes?”
  
  瞳孔放大。
  
  “也还请你以后…”
  
  胃部抽搐。我已经知道你想说什么了但是Sherlock!不要说出口——
  
  “…再也别叫我Sherly了。很恶心。”
  
  咔嚓。是他面具彻底瓦解的声音。
  
  “Sher...lock?”他不敢置信地望着他,好似刚刚从一场噩梦中醒来,极其需要确认刚刚是真是假一般。
  
  “如果没有事的话请出去。我需要静养。”
  
  “Mr.Holmes.”
  
  3. 不能让他再跟别人交往。
  
  绝对不能。
  
  时隔多年,他也从未能成功修复好二人之间的隔阂,反倒有意无意地令其越来越深了。而已经称为名至实归的“大英政/府”的Mycroft能做到的,也就只有对他幼弟进行了绝对的控制。控制到他所租的房子的每一个角落都会被自己的摄像头扫到控制到周围布满了自己的间谍控制到他房子中的每一件东西都是自己检查过的。
  
  只有这样,Mycroft才会安心。
  
  所以当自己偶然看Sherlock多出来的那个笔记又偶然发现上面写满了John Watson后他心中,沉默了这么年的死水,又开始波涛汹涌了。
  
  不能有第二个Victory Smith了。
  
  不能有了。
  
  杀了John Watson
  
  杀了他。
  
  可就在自己筹划这完美的方案的时候,又出了点意外Sherlock因吸/毒而进了监狱。
  
  4. 脏、乱、颓废。
  
  而他的宝贝弟弟就是在这里度过漫长的三个月的
  
  Mycroft握着小黑伞的手紧了又紧,终究是在伞柄上留下了些许抓痕
  
  他那一向捧在手心里的幼弟,是怎样从这种地方熬过三个月的?
  
  而当他看到旁边大量散落的用尽的毒/品袋子,和一支质量极差的注射器的时候
  
  “咔”的一声指甲断了
  
  “Sherlock Holmes!”
  
  “啪——”清脆的巴掌声
  
  “HOW DARE YOU!!”
  
  然后便是许久的沉默
  
  久到Mycroft指甲里的淤血已变得暗红
  
  然后便是一声嗤笑
  
  “呵…”Sherlock抬起头,双眼因吸食了过量的毒/品还稍稍有些涣散“我当这是谁呢,原来是军情五处的Mr.Holmes啊——怎么?大名鼎鼎的您,也需要我这个小侦探的帮助么?”
  
  “你…”Mycroft定了定神,决定开始放弃。
  
  “还记得这个么?”他掏出那浅蓝色的本子,满意地看到对方双眼睁大,倒映出自己一副冷漠而虚假的样子。
  
  “咱们来打个赌怎么样?如果你赢了,我就减少对你的干涉,也会说服妈咪让你做这个滑稽可笑的自创职业;”
  
  他看到Sherlock眼瞳里的自己身体向他稍稍前倾,一副阴险的笑容。
  
  “——可如果你输了,”Mycroft向后仰回去“…那他的下场,你一定会非常熟悉的。”
  
  “Mycroft!你不能!”Sherlock张牙舞爪,可惜手下早已给他拷上了手/铐
  
  “我…我当然能戒掉!你等着!”
  
  他转了转伞,指甲断裂处仍隐隐作痛他离开,最后看到的是一脸悲愤与绝望交加的Sherlock 和映在Sherlock眼中的,那高高在上的自己。
  
  5.
  
  “So John Hamish Watson”
  
  他微微转动小黑伞,指甲还是有点疼。
  
  看来情报没错,对方非常讨厌别人叫他的中间名
  
  毕竟…是自己窝囊姐姐的主意不是么。
  
  “鄙人邀请你来呢,一是为了请你做我弟弟的室友,二则——”Mycroft轻蔑地笑了笑,既然已经决定放弃了,不如再顺水推舟一把,请他做Sherlock的室友吧。
  
  不过他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对方——
  
  “是想抒发一下个人对你的看法。”
  
  躲在暗处的手下立刻冲上去,将小军医打趴在地上。
  
  如果揍了一顿还不长记性地想要接近Sherly,那他——大概就真的可以放手了罢
  
  “嘿!你谁啊!”John只来得及说这么一句话,拳头便又铺天盖地地砸下来。
  
  呵,还挺耐打。
  
  既然他问到了自己的身份——
  
  “鄙人是Sherly的哥哥。”
  
  ——那么不妨顺带着抹黑Sherlock罢。
  
  只有这样还不肯离开,才是所谓“真爱”,不是么?
  
  晃了晃神,Mycroft仿若又回到了那天下午。
  
  他的Sherlock独自在房间里哭得撕心裂肺,一直在呼唤着他的“真爱Victory”
  
  而手下却告诉他,对方早已换了四五个小男友了。
  
  真爱?
  
  呵。
  
  他点了点头,保镖一个手刃将小军医打昏过去
  
  6.
  
  “参军么?我知道了。”
  
  Mycroft扶了扶额,自己似乎都能听到发际线搜搜后退的声音。
  
  “你先退下吧。”
  
  John要去前线…依照这个节奏,那么Sherly他——
  
  “砰”,门被摔开了
  
  “Mycroft,我申请那个特工任务。”
  
  来人气势汹汹,一转身直接坐在了正对着他的真皮沙发上,大叉着腿毫无形象可言
  
  …他就知道。
  
  “Sher...lock,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任性?”
  
  不过对方终于不叫自己Mr.Holmes了。
  
  可喜的进步。
  
  “不。”
  
  …Mycroft感觉自己的牙又隐隐作痛。
  
  “…Sherlock!”
  
  “一年份的毒/品。”
  
  “…a deal.”
  
  其实他给Sherlock批准的毒/品数目,可有可无
  
  只是
  
  既然Sherlock都能为John放弃毒品
  
  他,又有什么理由,挽留住他?
  
  顺水推舟。
  
  只不过,又是顺水推舟罢了。
  
  7.
  
  跟John的第二次会面还算愉快。
  
  看来对方早就把自己忘了,以至于得出自己并不可怕的愚蠢结论
  
  再揍他?不不不,自己早已不是当年那个还有些年少轻狂的二十多岁了。
  
  不过啊——Mycroft冷笑,嘴唇勾起了一个敷衍的弧度——如果让自己再选一遍,自己肯定会借着年少轻狂,再揍他一次的。
  
  毕竟,他得到了自己这辈子永远不会得到的人。
  
  轻而易举地。
  
  轻轻摇了摇头,Mycroft又想起了自己亲自接回Sherlock的那个下午。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Sherlock身上一道道疤痕,仿若自己三十多年来捧着的珍珠,不小心掉落人世——
  
  ——蒙蔽了灰尘。
  
  John H Watson
  
  Sherly为了你,戒掉了毒/品
  
  可你,究竟是他的救赎——还是比毒/品更甚的存在?
  
  轻抚那本带着淡淡血迹的、蓝色的笔记本,Mycroft发出了一声叹息。
  
  8.
  
  John为Sherlock私自击毙了一个犯/罪嫌/疑人。
  
  Sherlock为John第一次隐瞒了真相。
  
  John为了Sherlock在泳池打算与Jim Moriarty同归于尽。
  
  Sherlock为了John假装自杀。
  
  …
  
  Mycroft静静看着自己写下的满满一厚扎纸。
  
  两人相亲相爱得很呐。
  
  不难看出,John是真心对待Sherlock的,而Sherlock,也是真心真意爱着他的John的。
  
  这算什么?
  
  是所谓的真爱么?
  
  那自己又算什么?
  
  兄弟?死敌?暗恋?可有可无的备胎?
  
  …
  
  自己都在想些什么啊。
  
  无论怎样,他早就决定放手了。
  
  不是么?
  
  9.
  
  最终他还是出席了Sherlock Holmes和John Watson的婚礼。
  
  看,那是我弟弟,他穿着西服是多么帅气。
  
  He is so beautiful in white.
  
  10.
  
  “星期一我教给你的中国成语是什么来着?”
  
  “血…”Sherlock皱起眉头深深思索着,“血浓于水!”
  
  “Right!”
  
  Mycroft轻笑,抱起Sherlock。
  
  —————————————
  
  “还记得那成语么,Sherlock?”
  
  “鬼知道,”Sherlock磨起了提琴,“也许是大义灭亲吧。”
  
  “…Right.”
  
  Mycroft轻笑,转身离去。
  
  11.
  
  也许,他是说也许
  
  他不会是Sherlock的情人
  
  也不会是朋友
  
  可至少
  
  他们会是死敌
  
  是兄弟
  
  12.
  
  血浓于水。
  
  即使只有他一个人牢记于心。
  
  Fin.
  

评论(1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