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假装回归w

荔枝 回归不回来啦QwQ
萌cp:福华 麦夏 福莫 莫欧 祁高 高祁 沙李 高李 all祁 冷何.
萌个人:罗辑 维德 Eurus.

【福华】A letter.(BBC)

*仍然搬运中,所以日更只是个意外x
【“Dear John.”】
如大提琴般的话语自然地流进了John的脑海里,声调还是一如既往的低沉,且优雅。
【“这恐怕将是我的'绝笔'了,我想。”】
除去内容悲伤压抑外。
【“我将要死去;当然,鉴于我那'前科',或许你还会对我的生还抱有一定的希望。”】
虽然John不是听Sherlock亲口说出的,而是在他给自己的信上读到的这些令人心碎的句子,可几年来的相处足以让John在脑海中想象出Sherlock对自己诉说时的表情、语调,以及…那沉痛的眼神。
【“不过,这次的死,同另一件事一样确凿无疑——”】
尤其是,那眼神中暗含的绝望地悲伤,那是John从来没有读懂过的东西。
喘匀了气,John再次在伦敦浓浓的雾霾中狂奔了起来,就好似这么一直跑下去,他就能跑掉这被自己耽搁掉的几年,重新回到Sherlock身边去,然后…
…然后呢?自己又能做什么?
站在第欧根尼俱乐部的入口处喘着粗气,John边弯下腰边想着。
即使回到了那段时光,即使当时就读懂了Sherlock那隐忍且沉重的感情,他也——
——根本不能做出任何回应啊。
俱乐部的门彭地开了。
“Dr.Watson?”一位管家似的人走了出来,“Mr.Holmes说您可能会在今天下午来见他。”
拳头握紧又松开,John深深呼出一口气,走了进去。

婚后生活总是很平淡的,即使是对于前军医与前特工这样的组合来说也不例外;而时间,总是易在平淡中飞逝。
所以等到John再次意识到了时,已经有好久没有去看过Sherlock了。大概…两三年吧。比两人同居的时间都要长了。
所以当John再次怀着叙旧的心情回到221B时,迎接他的,却只有Mrs.Hudson和他旧室友…的一封信。
一封,直到他拆开后才发现是的,“绝笔信”。
出于某种他说不出的原因,他并未当着Hudson太太的面拆开,而是直到家里,他独自一人时才敢打开。
而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因为只是草草扫了一眼,他便轻易地,失了态。

紧攥着Sherlock的信纸,John脸色难堪地进入了俱乐部里。
私人区里,Mycroft转过转椅,面带微笑看向Dr.Watson,他幼弟的前室友。
“Where's Sherlock?”John压抑着悲痛和愤怒说到。
“He's dead.”Mycroft仍然微笑,似乎经他口而出的死讯不是他至亲的幼弟,而是什么毫不相关的人一样。
“Lier!”John猛地拍了办公桌,成功地让Mycroft露出了诧异的神色。“他怎么可能死呢?他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Mycroft不耐烦地挑眉。
也是啊,Sherlock死后,自己与这个大英政府的最后一点关系也殆尽了,“John Watson”这个人对于他来说,也就是一个利益不相关而已。
“——只是,他不想见我了而已…”这是John的最后一丝希望,或许Sherlock没死,或许是自己与Mary结婚后的忽略对他造成了困扰,哪怕是…Sherlock只是单纯地不想见自己也好。
“那么很遗憾告诉你,”Mycroft从不知何处捧来一个摩洛哥盒子,黑色质地的盒盖上贴着Sherlock的黑白照片,“这是幼弟部分…未被埋进坟墓的,骨灰。”
“你还要做个DNA鉴定么,Dr.Watson?”

Something's wrong.
Extremely.

Dr.John Watson与Mary Watson女士,于结婚后三年正式离婚。
没有婚外情,没有家庭暴力,没有重大疾病。
没有原因。

五十年后,一位年老的守墓人被下葬在他守了一生的坟墓旁。
下葬时,他手中仍攥着一封信,其余人不忍将它从老人手中夺走。

时间倒退五十四年。贝克街221B中,假死归来的世界名侦探正在窗边伫立着。
然后,缓缓叹了口气,拉着一口小行李箱,永远地离开了他生活了数年的地方。
独身一人前往东欧,去做一个生还率不到百分之一的死亡任务。
临走时他给了Mycroft一封信,说如果没能回来便请转交给Dr.Watson。
不幸的是,此话一语成谶。
纵使智慧如他,也未能生还。
而这封信,也真就成了,Sherlock Holmes的绝笔。

“Dear John:
这恐怕是我的'绝笔'了,我想。
我将要死去;当然,鉴于我那'前科',或许你还会对我的生还抱有一定的希望。
不过,这次的死,同另一件事一样确凿无疑——
——那就是,我爱你,John Watson。
我爱你。
                             Sherlock Holmes.”
Fin.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