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假装回归w

荔枝 回归不回来啦QwQ
萌cp:福华 麦夏 福莫 莫欧 祁高 高祁 沙李 高李 all祁 冷何.
萌个人:罗辑 维德 Eurus.

【福华】Break up(BBC)仍旧BE

【Break Up.】
“Boring,Dull,Tiresome!”
“砰——”一声枪响使得221B不可多得的宁静再次被打破了。
“Sherlock Holmes!”John从卫生间里探出头来,已不再姜黄如初的头发颤抖着,直白地反应出主人此刻正气得无以复加,“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对着、墙壁、开枪!”
“哦得了吧John,”Sherlock翻了个白眼,瞥向John的视线都充满了不屑,“这又不是第一次了,你总会忘记它的不是么?”
说罢,Sherlock重又躺回沙发上,静待John的大发雷霆,一如这几年来的无数次。
“哦,是吗?聪明绝顶的福尔摩斯先生?”可是这次,John却一反常态,只是冷冷地倚着卫生间的门上,“那么这次,可能不会随你愿了。”
“你什么意思?”Sherlock不耐烦地望向John。
“我什么意思?!”John笑了,“我什么意思你还不清楚么?动用你非凡的推理能力啊我的大侦探!”
“你想分手?”
“哦,再明显不过了不是么?”
“…”Sherlock只是盯着他,良久,终于松了口。
“好。”
……
“那么再见,福尔摩斯先生。”很快,John便从楼上搬下来了早已收拾好的行李。在把钥匙交还给Sherlock之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221B,这个他们作为朋友前居住了两年,作为恋人居住了九年的地方。
“…”直到John离开,Sherlock都没有说过一句挽留的话。
他们甚至连一个正式的告别都没有。
反正又不可能真的挽回什么,Sherlock无所谓地想。
是啊,他甚至连John早就有了分手的想法,什么时候暗自收拾好了行李都不知道,也懒得推测—— 一般情况下,就连普通的路人他都会把他们的前世今生推测个两三分的。
也许在他心里,John早就变得连普通路人都不如了。
Sherlock突然想起,在他假死归来后,得知John早已搬离了221B后,他还曾有过睹物思人,独自对着John曾坐过的沙发黯然神伤。而如今,面对那张同样的沙发,尽管上面更是积累了新的九年的回忆,可他却再也没有了那种悲伤的感受。
Sherlock又记起,在他们第一次冲着媒体公开恋情时,John脸上洋溢着的幸福之情。随意翻开那日的报纸,透过媒体拍摄的照片,不难从中看出当时拥吻的二人是何等的幸福。可如今,尽管这张报纸一直被John保存着,却也已然泛黄,失去了珍惜的价值。一如他们曾经幸福的过往。于是这张报纸被Sherlock揉了揉,随手丢进了垃圾桶;一如那些与John有关的细节被Sherlock在脑海中删除。
思维宫殿内,有关John的房间还在,只是规模小了很多。一些在Sherlock看来已不必要的细节被清除一空,只留下他的大体事迹在冷冷地陈列着,同那些泛泛之交的待遇没有任何区别。
不是恨,也不是痛,只是不爱了。
他能为John带来的刺激有限,肾上腺素带来的快感远不如他给John带来的危险,和平淡日子的烦躁要多。
于是惊险刺激的爱,在枯燥无聊的齿轮下一点点磨为名为“忍耐”的情感,又一点点化为齑粉,最终,消失殆尽。
可能是他不值得被爱吧,Sherlock淡淡地想。
毕竟,他是“没有心的人”啊。
…也许他曾有过,可是他给弄丢了。
最后的最后,他终归是没有心的。

花园内,头发已全花白的John坐在轮椅上静静地看报。
就着阳光,他看到了报纸的一角,有一篇豆腐块大的新闻:“著名前咨询侦探于1月6日去世,疑是遭到之前的对手Moriarty暗杀。”
啊…John吃力地回想着,Sherlock啊…
一阵淡淡的遗憾轻悄悄地飘过John心头。
他们…曾经还是恋人来着。
轻轻叹了口气,扶着轮椅的Mary便立刻凑了过来,“怎么了?”
“没什么,”John合上了报纸,“就是Sherlock死了。”
“Sherl...lock…?”已经上了年岁的老伴吃力地回想着。
“啊,”John笑了笑,“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
看着老伴因疑惑而皱起的眉头终因他的一句安慰话舒展开来,John在感到欣慰的同时,却也不可避免地体会到了一种悲伤。
Sherlock死了啊…
…唉。
这悲伤,却不是作为旧恋人的那种凄凉。
而是,作为一个普通人,在看到一个名人去世时的那种扼腕叹息。
仅此而已。
与Sherlock在一起的时光他也没有刻意忘记,只是这回忆里仅有的美好被太多的琐碎所掩盖了。
所以,也就渐渐淡忘了。

到最后,曾经轰轰烈烈的爱,与其说是输给了时间,不如说是被彼此的不耐烦,磨掉了吧。
—— —— —— —Fin.— —— —— ——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