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假装回归w

荔枝 回归不回来啦QwQ
萌cp:福华 麦夏 福莫 莫欧 祁高 高祁 沙李 高李 all祁 冷何.
萌个人:罗辑 维德 Eurus.

Overthrown/荧惑守心(Drama)BBC福华

〔大殿内,君王喝退了他所有侍卫,独留禁卫队队长约翰华生一人。〕
[我们的王夏洛克 福尔摩斯倚靠在王座上,看似随意却威仪万丈;禁卫队队长约翰 华生右膝半跪于阶下,左手着地,右手握拳扣于左胸前,头低下作恭敬状。]
夏洛克(慵懒而又不失威严地倚在王座上):所以…你是说,朕的爱将莫里亚蒂,密谋造反?
约翰(心虚地):是的,我的陛下。
[夏洛克起身走下阶,朝着约翰走去。]
夏洛克(嗤笑地):好啊好啊,可真是…朕的好臣民啊——
[夏洛克走到约翰身前,突然地,用右手狠狠抓起约翰姜黄色头发,迫使他抬头,与自己对视。]
夏洛克(阴狠地):——可你,又有什么证据呢,嗯?
约翰(慌乱地):这…这是证据,我的陛下。
[说着,约翰匆忙地从怀内掏出了一封信件,封口处,莫里亚蒂特有的火漆图样清晰可见。]
[夏洛克松开了约翰的头发,单手接过了信件,轻轻摩挲着信封,却并不急于打开。]
夏洛克(若有所思地):哦?有意思…
约翰(突然抬头,语气坚定地):王,事不宜迟,请您——
夏洛克(粗暴地):够了!
[说着,夏洛克突然半蹲下,右手捏起约翰的下巴。]
夏洛克(邪笑着):你以为…我当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约翰心中窃喜,但并不表现在面上,并且暗暗攥紧了藏在衣袖里的短匕。]
[夏洛克突然凑近,近到彼此的呼吸错乱地交缠着,近到二人眼眸中只能容纳下彼此的身影,近到约翰以为夏洛克下一步就要吻住自己,而忘记了实施自己下一步行动。]
[夏洛克起身,松开了捏着约翰下巴的手,然后双手一用力,信件倾刻化为齑粉,被抛于大殿黑色的地砖上,一如灼灼白雪,湮灭在那漆黑泥沼中。]
夏洛克(不屑地):——告诉你,朕是无条件信任莫里亚蒂将军!
[说完,夏洛克重又走回阶上,施施然坐于王座之上。]
约翰(激动地):可是陛下——
[说着,如同一位忠于皇室忠心耿耿的谏臣一般,约翰激动地起身向前走去。可是若是仔细观察,便能看见他袖口处一闪而过的金属光泽。]
[便在约翰抽出短匕刺向他的王夏洛克的同时,夏洛克突然咧嘴一笑,张开双臂,左手用力握住约翰的手腕然后向外一掰,“咣当”一声,短匕落地。紧接着,他右手抽出腰间佩戴的长剑来,双手环抱住约翰。]
夏洛克(近乎痴狂地):我爱你,我亲爱的约翰华生。
[夏洛克用剑狠狠将两人的胸膛贯穿,血液喷薄而出,一同溅湿了他的绛紫色王袍。]
约翰(不可置信地):唔——!咳咳——
夏洛克(激动地):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动机么约翰?你真的认为,我看不出你是你养父——哦是的我早就知道他是你养父亲了——莫里亚蒂,派来刺杀我的刺客?难道你真的认为,如果不是我刻意为之,你能够顺利地接近我、刺杀我?!
约翰(痛苦而迷茫地):那你又为何,为何——?!
夏洛克(深情地):因为我爱你,我亲爱的约翰。只是我是末代君王——是的,我早就料到我会有个亡国的结局了——是万人唾弃的封建代表,尽管我什么也没有做;而你就不一样了,你是新生阶级的代表,是他们的光,拥有着希望。
夏洛克(痛苦却饱含爱意地): 生不同衾,死亦同椁。我亲爱的约翰,难道你现在还不明白么?我爱你啊约翰——我爱你!
[夏洛克凑得更近些,用满是鲜血的唇,吻住了约翰那同样血红的,然后双臂收紧,加深了拥抱的同时也加大了刀刃带来的疼痛。然后他便笑着闭上了眼。]
[至死,二人始终保持着相互拥吻的形态,像一对热恋之人一般,忠贞不渝。]
Fin.

评论(8)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