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假装回归w

荔枝 回归不回来啦QwQ
萌cp:福华 麦夏 福莫 莫欧 祁高 高祁 沙李 高李 all祁 冷何.
萌个人:罗辑 维德 Eurus.

Overthrown/荧惑守心(一) BBC福华

末代君主×禁卫队长
“月历纪三三零四年,义军攻入安洛大殿,君王夏洛克·福尔摩斯被弑,原禁卫队队长约翰·华生牺牲;三三零五年,原首相莫里亚蒂推翻了其封建帝国,建立了首个代议制共和国,国名IL Cane di uova。”
——《帝国简史》
“所以——”Sherlock舒展了一下身子,将左腿搭在了右腿之上,姿态慵懒,可在背后王座的衬托下却显得格外威严,一如狮王随意地俯身草原之上,不怒自威。
“——你是说,朕的爱将Moriarty,密谋造反?”
“Yes,Your Majesty.”
阶梯下,王的近侍卫长John Watson单膝跪在殿内冰冷的地面上,光洁无一杂物的大理石映出John脸色涨红,汗珠满布。
“Well,well.”Sherlock起身,沿着绛红色地毯走下台阶,来到John身旁,“真是朕的好臣民啊——”
说完半句却突然停顿,尾音在空旷的大殿内却生生回荡出一种寂静感来。
王不语,John自然更不敢抬头。况且刚刚他说的“臣民”寓意模糊,不知是在指Moriarty还是在说自己。
——难道他发现了?!
正这么想着,他的王,Sherlock却突然弯下腰来,拽着他姜黄色金发,强迫他抬起头来:“——你又有什么证据呢,恩?”
最后几分上升的音调伴随着王挑起的眉毛,看似随意,却忍不住让人仔细琢磨。
“这…”强忍着发根出的疼痛,John慌张地掏出了在怀中揣了许久的信件然后毕恭毕敬地双手碰上,“回吾王,这是证据。”
“Oh?”John头上的疼痛终于得到了解脱,Sherlock单手接过那信件,轻轻碾着那薄薄的一层信封,打量着封口处那独特的火漆样式——不难认出这封信确属于他,那个权倾朝野而又不居功自傲的,Jim Moriarty。
John低着头不敢面对他那气场强盛的王:都说他们的王高傲而又敏锐,他会上当吗?还是会发现什么?自己的命运又将如何?想到这里,John不禁有些后悔答应了养父Moriarty这件事情,可是一想到生父母是被眼前这个高傲自大的人生生逼死的,他便又找到了抬头与之对视的勇气:“王,事不宜迟,请您——”
“够了。”Sherlock突然半蹲下,右手狠狠地捏着John的下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上当了!John窃喜,用尽了力气才使得脸上没有浮现出洋洋自得的笑容——他现在在干什么?在复仇,对他们那不可一世的王!
然而Sherlock却只是突然凑近,近到两人瞳仁中可以看到彼此的身影,近到John完全能够看见Sherlock瞳中灼烧的怒火和痛苦,以及…在熊熊烈火正中央的、慌乱无措的自己。
太近了…
两人的呼吸打在彼此的脸上,John感觉鼻翼上有种痒意,像是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在挠他一般。
太近了。
Sherlock烟灰色的眸子就这么深深地注视着他一如在审视他灵魂一般,那灼热的目光就快要把他的心烧着、烤焦。
太近了!
近到他脑中一片空白,但等到John终于想起并准备完成自己的任务时,Sherlock却突然退缩回去,双手一用力,将那未阅过的信撕为碎片,挥手撒在了黑色大理石地面上,一如深灰色色泥沼中的点点白雪,似是将要湮灭。
“——告诉你,朕无条件信任Moriarty将军!”说着便转身,拖着长长紫色王袍委地而去,重又坐回了王座上。
呵,John在心中轻笑到,无条件信任?恐怕…过一会之后,我们的王便会为现在的幼稚,而后悔莫及了。
“可是陛下——”他向前冲去,装作情急而忘记了规矩的样子:很好,好在他们的王疏于防卫,还自大地将侍卫全都退去了。
短匕紧紧贴在他的腕处,冰冷的金属早已被他的沸腾热血所温热,而这,便是将要终结他们的王的最后一击!
可是王却咧出了一个近乎张狂的笑,张开双臂带起那王袍一阵声响,将最为脆弱的胸膛暴露在John刃下——
“噗嗤——”John惊愕地睁大了双眼,对于方才一瞬间发生的事情不可置信——
他的王一把打掉了他的匕首,却随即抽出腰间佩着的长剑然后——
——像是拥抱恋人一般,从他的背后,用剑刃贯穿了彼此的胸膛。
血液在彼此的贯穿伤处交融,混合,再也难以分清到底是谁的血,濡湿了绛紫色的王袍
“I love you,John.”
如歌如诉,如泣如慕。
然后Sherlock凑近,以唇相抵,以吻缄上。
我爱你,即使我们立场相对,即使你想取我性命,即使你恨我入骨。
但我爱你,胜于我的生命。

评论(5)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