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假装回归w

荔枝 回归不回来啦QwQ
萌cp:福华 麦夏 福莫 莫欧 祁高 高祁 沙李 高李 all祁 冷何.
萌个人:罗辑 维德 Eurus.

【福华接文】Yesterday Once More/昨日重现.

Yesterday Once More/昨日重现

感谢参与的太太们!!【smoke

Summary:一方出轨一方死亡——(被讨伐)等等好吧就,一方出轨。(荔枝语)
Additional:接文活动(搞事),HE(是的没错它!居然!HE了!),正剧向(咦)

0.@满月
泰晤士河从春流到夏,从西流到东,从古流到今。它缓缓流过伦敦大桥,流过时光漫长,流过悲欢聚散。
你的故事,他的故事,在这里上演,在这里落幕。
总有些流光浮影随水而逝。
总有些真情挚爱历久弥新。

1.@撩色
伦敦的夜晚和白天一样阴抑,只是多了些白天没有风。白天,街上的热闹、虚伪的气氛掩盖了寒冷,和人心中摇摆不定的飓风。伦敦的白天和黑暗没有什么差别,只是在黑夜没有阳光,没有那仅有的养分供给着向往的人们。
John他很早就认识到了现实,但是他一度天真的以为心中追随着美好必会有好事降临在自己的身上。当然那些天真是曾经爱他宠他的Sherlock赋予给他的。即使他现在失去了他幻想甚至拥有过的一切。他是知道得这个世界残忍,不公。泰晤士河边的冷风抽打着John逼迫他回到现实。
偌大的河和城市衬托着John,John更加弱小了。不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悲伤,John止不住的颤抖。
没有做任何保暖措施,朝着Sherlock发完怒的John就这么急匆匆的跑了出来。没有外套,没有围巾,没有手套。失去了室内暖气得庇护弱小的人一下子就原形毕露。虽然夜晚无情的温度和John现在的内心一样冷到极点,但是John并没有做任何事情为自己取得一点得到温暖的措施。指尖鼻尖都杯冻红了,露在外面的皮肤更是惨白的不成样子,像是一出生就住在医院的危机病人一样。头发早就不知道被吹成什么样子了。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又是高兴又是心痛。迷乱,无助,悲惨是他最好的写照。

2.@沈从良
John在桥的附近漫无目的地行走,凌冽的寒风在他耳畔呼啸而过,不幸的是他离得匆忙,就连钱财也随着外套扔在了那里。那个掺杂着John失望、悲伤、气愤的人和那已经失去温度的房屋亦然,都令他一刻也不想多看,一刻也不想多驻足在那种地方。每当John眺望远方,那些杂碎凌乱的记忆就见缝插针地闯进他的脑内,疼了心脏,乱了思绪。
伦敦城的冬日,John指尖残留着的一丝温存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冰冷,他想就此溺在这河中,就此将一切抛昏暗的深处。
“Sherlock……”
他讽刺般地笑起来,从喉中传出的沙哑嗓音连John自己都觉得不堪入耳。灯火通明的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星光璀璨的夜空,一切又与他何干。John浑浑噩噩地又回想起了初次见面,Sherlock那双苍绿的眸中倒映出的,他的面孔,而现在一切仿佛遥不可及。
“Sherlock……早知相遇后如此,不如不遇。”

3.@如果君
向前延伸的线是未知的,他可以回望,过去是既定的。他不知道他应该做什么,哭泣亦或咒骂。不论如何,而Watson先生并非富翁。他揉着阖上的眼皮,想,他现在应该回去,到合租期满,再另想道路——把Sherlock Holmes扔出窗外或是自己提着行李走人,从此看破他妈的红尘。
他几乎感觉不到风,John抖抖衣袖。
钥匙拧进门锁。
他看见Hudson太太紧皱的脸上沿着纹路展现惊喜。
John Watson用手拨了拨金发,走进客厅。沙发的一块儿向下陷,那里坐着一个人。
“好先生,不介意的话,我就进你房间把我的衣服拿出来了?”
“John。”
被叫名字的人抱起胳膊,看着他,像在看一张纸。
“很抱歉虽然我并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抱歉32分钟之前到底发生什么了,好吧确实,我不明白。”
Sherlock说,语气在某些词句上略微激动。很好,John拍手。
所以往前倒32分钟。John Watson正拿着手机与他的男朋友聊天——我是说,聆听他的男朋友的一堆类似抱怨的叙述。Mycroft又换了一把一模一样的伞,超市里的速溶咖啡莫名其妙地涨价,诸如此类。
然后他在透过窗户往下看这个平常的动作后后悔了,非常地。一位金发女士攥着卷发侦探的风衣领子,就那样,自然不过地,吻了他。
John并非天才但他也足够聪明。这绝不是什么见鬼的习俗或礼仪,而是某种意义上的啃咬,舔舐。也许是单方面的,但那已经不再重要。
他微笑冲走进来的若无其事的Sherlock点头,迅速离开,背影潇洒。
回忆结束。Sherlock拽了拽卷发,令人急躁地一副恍然大悟样:“我帮助过她,很平常的那种,在一起案子上。她一定要这样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能伤害女士。”
John歪歪头,舌头舔过嘴唇,笑得格外甜。
“你滚出去还是我搬到另一个房间?”

4.@荔枝
不能伤害女士,亏他说得出。John一边费劲地将东西抬到楼上去,一边愤愤地想。当他面对刚为他抹了口红的Molly时他怎么没这么想?当他面对受害人他老婆时怎么变得那么咄咄逼人口出狂言?更甚者,当他面对那个女人最后的惨败时,怎么没有体现出一点“临终关怀”?
果不其然,在John的逼问下,Sherlock终于承认了:那是他前女友(For God's sake,John居然还一直以为自己是他的初恋)。他们在Sherlock的戒断期相识相恋并迅速订婚,可是后来Mycroft查出她是政敌派来的间谍。于是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而他也再未见过那位女士。
直到今天,他们在221B门口相遇,她不由分说地要给他吻,他晃了晃神揪了揪心,最终没能拒绝。
“Okay Sherlock,我搬上去了。你可以跟你的小(前)女友在楼下过日子了。咱们约法三章,我不去打扰你们你们也别来打扰我。咱俩好聚好散。”
Sherlock张了张嘴,一向灵巧的舌头仿佛打了结一般,笨拙地吐不出一个字来。
“John——”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般长久,他刚刚从那种窒息感中恢复过来,卖萌般拖着长音喊出他的名字,回应他的却是“砰”的一声关门声响。
完了,他摊回沙发上。
这回可能真的要完了。

5.@夜无忧
果然,来自侦探的直觉总是精确的,但这是Sherlock从来没想过也从来不敢去想的事情,Sherlock讽刺一笑,果然在聪明的侦探也有自己的漏洞呢。
太显眼的爱情,终将凋零。
“Sherlock,咱们分手吧,我终究不适合这里,我要走了。寻找一个真正适合我的地方。”
“……好。”
究竟,没有一丝的挽留吗,John自嘲的勾起了嘴角,他低下头,刘海遮住了他的表情,而他没有看到Sherlock的那份不愿,而Sherlock也没有看到John的那份不舍。
终究是要散的,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他们各自这样想着。
很意外吧,
人人皆知的组合终于散了,人们对这件事有的表示伤心,有的人表示疑惑,但是他们却从不知道两位主角的感受,而这件事也在一段小火之后归于平静。
John这个退役军医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而Sherlock与他那个女友分了,离别时Sherlock的语调没有丝毫感情没有人知道,Sherlock并没有再有过室友。但是Sherlock却经常盯着那间房间,出神的喊一声,John,语调里是没有人能听懂的落魄与怀念。

6.@夜无忧
最终的最终,时间告诉我们,他可以治愈一切,让人们抹去心灵上的伤疤。
但是,总有那么一些例外。
John从来没有告诉过Sherlock 他仍在偷偷关注着那个能分析出一百种烟灰的可笑网站,而Sherlock也没有告诉过John,他总会在John出去吃饭时,坐在饭店内的一个隐蔽的地方,偷偷关注着John可爱的一举一动。
或许,这份双方隐蔽的爱已不再像当初一样那么的绝望与无望,就让这份偷偷的爱,依然保存在心里吧。

+1.夜无忧
“John H.Watson,男,单身,……如有愿意合租着可联系电话。”
点击完发布,John将电脑合上,是时候该找个同居者了,毕竟一个人太过无聊,而且经济上……
“扣扣”一阵敲门声打断了John的思绪,John连忙开门。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身影,“亲爱的先生,我是否可以成为您的同居者?”
John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人,一股酸酸的东西好像涌上了鼻尖。
“我可以回到221B吗?”
“那当然,请。”
Sherlock才不会告诉John,他无时无刻不关注着John的消息,这个秘密就放在心里吧!
从此,人们不知过了多久,那对天衣无缝的探案组又回到了人们的视线,嗯,或许,这就是天意吧。

FIN.

主催:@撩色
脑洞:@荔枝
校对/后期加工:@如果君(对文有些标点或者字符的改动很抱歉!)

FreeTalk:
@荔枝:我觉得这是一篇能够影响我一生的文(严肃)因为里面有一句对我而言非常重要的话,那就是阿如堪称神来之笔的一句“从此看破他妈的红尘”【smoke.】如果非得再多说一句的话,那我只能说福华二人带给我们的感动和思考大概就是让我决定此生不毕业的原因吧,但他们二人只属于彼此,毕竟“苟非吾之所有非一毫而莫取”。如果要我给在HW学院不毕业加上一个期限的话,那我只能说请看引号里的第一个字了hhhhhhhhh(smg)
@撩色:我为我开头打下的刀子的基础而感到抱歉。大家写的都超棒////这次连文非常愉快。希望有空可以多多来一起玩!!!waaaa
@沈从良:全员皆触唯我独渣.最后能HE真的是太好啦!
@夜无忧: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Every Holmes should have his Watson.他们会是一代代人心目中最疯狂最默契的组合。
@如果君:总之剧情到我那儿就开始往90度方向跑偏(。)不不不就是荔枝!就是她!想出这种主题!x(叉腰
@满月:啊哈哈哈,大家思維都好跳,就是……好像高潮來得不夠激烈啊 ¨

评论(7)

热度(19)

  1. 撩色荔枝-假装回归w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看的我…莫名心塞。总之小天使们都很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