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假装回归w

荔枝 回归不回来啦QwQ
萌cp:福华 麦夏 福莫 莫欧 祁高 高祁 沙李 高李 all祁 冷何.
萌个人:罗辑 维德 Eurus.

【莫欧友情向】站在天才的边缘(BBC.)

【莫欧师生向】站在天才的边缘。
谨以此文献给萌莫欧的自己,以及亲爱的阿如w.
[1]
Eurus九岁时,她的数学家Mummy再也教不了她了。于是Mummy为她请来了当时数学造诣颇深的年轻教授Andrew来当她的家庭教师。
“Is it your true name?”Eurus直勾勾地盯着他。
“Nope.”男人笑了,露出了可爱的小虎牙,“Jim Moriarty,hi~”
舌下隐约藏着一块口香糖。
[2]
“质数是这个世界上最神奇的事物,”Moriarty在教导她黎曼ζ函数时说道,“她们生来具有的特征赋予了她们孤独。”
就像我们一样。Eurus默念道。
“有些人不可避免地被这些孤独吸引,去研究,可是究其一生,接近的也只不过是她神秘的保护壳。”
“孤独是她的使命。孤独,孤独而不可琢磨。”
“Like some genus.”她接话。
“No No No,”Moriarty笑着否定了,“Like us.”
这个年轻的数学教授笑了,狂傲中带着些她不懂的东西。
[3]
“所以家人究竟是什么呢?”有一次课上,Moriarty边抄写着又一个人的什么三角,随口扯道。“一种生物学上的关系?一种文学定义下的陪伴?一段宿命论中的因果?”
显然,他俩都不是那种擅长处理感性问题的人。
室内一度陷入了沉默,空气中传来粉笔摩擦黑板的声音。
沙沙沙。
伴随着外面,Mycroft与Mummy争吵的声音。
[4]
家人到底是什么呢?
这也是长久以来,她在Sherrinford被监禁时思考的问题。
[5]*
质数中有这样的一种,他们虽被称为孪生质数,却始终隔着什么。比如一个偶数。
有时她觉得自己与Mr.Moriarty之间便是一对孪生质数,虽然她并不清楚到底隔了什么。
年龄吗?性别吗?在数学方面的资历吗?
显然不是。
[6]
“我们终究不会成为天才的。”彼时,Moriarty已经没有什么好教给这位智商超群的女孩的了。
“我们生来便具有一种东西。”
“人们把它称作天赋(Gift),而相信你我都更为清楚,这是天罚(Punishment).”
“因为在被赋予才能的同时,我们被剥夺走了一样东西。”
“心。准确来讲是对什么事物热爱的情感。”
“那些天才,或多或少都有所钟爱。如高斯王子与他的科学皇后,如王尔德和他花园里的小男孩。”
“可惜我们没有。”
“我们的心,就像一台运转精细的机器,毫无谬误可言,更别提热爱那种冲昏了头脑的事情了。”
“所以我们终究只是徘徊在天才的边缘却不能成为其一。”
“We just can't,my little Eurus.”
“…”Eurus好奇地看着神情有些怪异的老师,“well,okay.”
[7]
家人到底是什么呢?
看着Sherlock和Mycroft他们绝望的表情,她迷惑了。
说到底,为什么之前没有人用人类做过实验呢?
这与人类用小白鼠实验又有什么区别呢?种族么?
那她是不是也跟自己的亲哥哥不是一个种族了呢?毕竟已经被地理隔离了这么长时间了。
家人…
Fine.
[8]
在那天她终于明白了老师神情怪异的原因。
站在刻着“Rechard Brooke”的墓碑前,她突然笑了。
如果不是他曾说过那些话,她真的以为他是有心、有热爱之物的,而且很狂热,对象是她的哥哥Sherlock。
可惜望着那烫金大字,望着碑上老师不知第几个假名,她仿佛明白了。
机器也有崩溃的那一天。
运算出了终极答案,便是机器报废的时刻。
家人提供的,是基本的陪伴。
如果这一点他们都没能做到,或许真的只剩下生物学关系了吧。
孤独是不可避免的。
他们所能消耗的,唯有时间。
[9]
她的孪生质数死了。
Fin.
P.S.:孪生质数此段灵感来自于《质数的孤独》

评论(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