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假装回归w

荔枝 回归不回来啦QwQ
萌cp:福华 麦夏 福莫 莫欧 祁高 高祁 沙李 高李 all祁 冷何.
萌个人:罗辑 维德 Eurus.

【Eurus个人向】Dream.

#大概是一把…水果刀?铅笔刀?
#沉迷Eurus小姐姐不能自拔(。
#一篇奇奇gay gay的文章(不)
Eurus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穿着一身可笑的白色睡衣,坐在一堵墙后面。
墙是玻璃制成的,透明,却坚不可摧。轻而易举地将她与外面的世界隔绝开来,又残忍地将一切展现在她眼前,给予她一种飘渺而可笑的希望。
“Mycroft.”她看着眼前,似乎人到中年的哥哥说到。“为什么我被关在这里.”
明明是疑问句,明明是句诘问,她却以陈述语气说出,仿佛隔着高空在看他人的生死,仿佛被禁锢了自由的不是自己。
“你很清楚的不是么?”老大哥用莫测的表情看着自己,假装自己很聪明——啊,他从很小的时候就在极力掩盖比自己笨的事实了,不是么?
“I don't know.”
“Cause you've never wanted to know.”
“Is it?”
Mycroft转过身去,一把跟他相比小得可怜的黑伞被他轻轻挥舞着。
“It is.”
他再次转过身来,黄色头发变黑变卷,眼神变得深邃,一身板正的三件套变成了不羁的风衣和藏蓝围巾。
“Who are you?”他开口道。
“I'm your sister.You know me,don't you?”
“…Nope.”卷发男子冷冷地看着她,神情陌生。
“I'm Eurus.”她企图唤回什么来。
“Ah,”Sherlock颔首,“The east wind.”
“什么东风?”从来都是她将Sherlock看得有如玻璃般透明,这还真是他首次让自己感到不解。
“没什么。”说着,Sherlock从身后掏出了一把小提琴急弦一曲,末了以琴弓敲了敲始终隔绝着他们的那堵玻璃。
然后露出了Mycroft那可憎的官方嘴脸。
“Stay here,my little sister.”
他转身离去,黑色风衣缩短紧贴为西服,小提琴缩成了小黑伞,仿佛Sherlock不曾存在过。
偌大的房间里终是只剩了她一人,一如几年来她在高空俯视一切一般孤寂。
Eurus睁开眼睛,眼前的画面由玻璃监狱变为了自家卧室的黑暗。
她打开灯,那被自己插了一刀的生日蛋糕仍像睡前那样摆在桌上,一动不动。蛋糕上,那一位数的数字正宣告着她的年龄。
那只是个梦,不是么?
可是她又怎会知道,还有三天,她的长兄Mycroft便会绞尽脑汁将她送入那个梦中的玻璃监狱里。
可她又怎会不知道,毕竟不久前,马斯格雷夫庄园,刚刚遭遇一场大劫。
Fin.

评论(3)

热度(11)